• <rp id="f44ga"></rp>

    <th id="f44ga"><track id="f44ga"><rt id="f44ga"></rt></track></th>

    1. <th id="f44ga"><pre id="f44ga"><sup id="f44ga"></sup></pre></th>

      <th id="f44ga"><track id="f44ga"></track></th>
      <th id="f44ga"></th>
      <li id="f44ga"><tr id="f44ga"></tr></li>
      法制網首頁>>
      司法鑒定>>
      司法鑒定人張曉隆: 堅守武漢抗疫前沿不贏不歸
      發布時間:2020-02-24 16:42 星期一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法制日報見習記者 趙 婕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劉子陽

      因為疫情,記者無法面對面采訪張曉隆。認識他,是從一張現場照片開始的。照片上的張曉隆穿著防護服、戴著護目鏡、手套、口罩,唯一能看到的是護目鏡后面那篤定的目光。

      電話里,這位浙江溫州醫科大學司法鑒定中心重癥監護室副主任醫師,用略顯疲憊的語氣向記者講述了他馳援武漢的經過。

      那是大年初一的0時30分,張曉隆接到單位領導打來的電話,告訴他,他提交的參加抗擊新冠肺炎緊急醫療隊的請戰申請已獲得批準,根據浙江省衛健委的緊急通知,浙江醫療隊將于當天下午在杭州集結并馬上趕赴武漢。從領導急促的語氣中,張曉隆嗅到了戰斗的氣息。

      之前,從媒體和同行那里,張曉隆已經了解到武漢疫情的嚴峻,知道一些醫務人員接連倒下,有的甚至獻出了生命。“我從事的就是救治危重病人的工作,現在國家需要,我必須去,這是我作為醫生的職責。”他說。

      張曉隆和溫州首批馳援武漢的20名醫護人員,攜帶醫療物資趕到杭州,與省內各大三甲醫院的隊員會合共赴武漢。

      “出發時出了點小意外。”張曉隆說,杭州火車站的手扶電梯發生故障,看著堆積如山的救援物資和行李,男醫護隊員們挺身而出,和火車站員工一起組成運輸鏈,把幾百件醫療用品運上動車。為了能給武漢捎去更多的救援物資,再多再重我們都愿意扛。

      大年初二2時30分,浙江首批141名醫護隊員抵達武漢。張曉隆負責救治新冠肺炎重癥和危重癥患者。

      一天晚上,張曉隆剛接班,隔離病房的護士突然打來電話,急匆匆地說,43床病人病情惡化,需要馬上搶救。張曉隆立刻穿戴防護服進入隔離病房。

      患者出現嚴重呼吸困難,氧飽和度急劇下降到50%,大汗淋漓、口唇發紺,而且出現了譫妄征,意識混亂,亂抓亂扯。臨時改建的隔離病房醫療設施簡陋,缺乏必要的搶救設備,但有著20多年臨床經驗的張曉隆處亂不驚,立即把氧濃度調到最大,5分鐘過去了,患者的病情沒有得到緩解,心率增快到150次/分,意識障礙加重,拼命抓住輸氧管、輸液管和導尿管試圖扯掉。

      “快給簡易呼吸球囊輔助通氣!”張曉隆果斷下令,護士們分工明確,搶救有序,經過20多分鐘的積極搶救,患者氧飽和度逐漸回升到88%,口唇也變得紅潤起來,意識逐漸有所恢復。張曉隆決定改用儲氧面罩高流量高濃度給氧。然而,就在這時,患者又出現氧飽和度持續下降,86%、83%、78%、75%……

      “怎么辦?”一名護士急切地問。

      “上無創呼吸機試試!”張曉隆再次下令。

      護士快速接上無創呼吸機,囑咐病人采用深呼吸,避免過度緊張,配合呼吸機輔助通氣。患者似乎聽懂了指令,情緒躁動逐漸平靜下來,呼吸困難逐漸得到改善,心率回落,氧飽和度也回升到85%。

      搶救初顯成效,但是85%的氧飽和度與正常人的氧飽和度98%以上相差甚遠。這時,張曉隆突然想到前不久投入的醫療新技術——改良式俯臥位通氣在ARDS的應用。此時沒有氣管插管,缺乏有創呼吸機輔助通氣,那么就嘗試用無創(鼻面罩)接呼吸機俯臥位通氣,再用靜脈淺鎮靜減少患者的氧耗量。半小時后,氧飽和度86%,1小時后90%,兩個多小時后達到95%,患者的病情終于穩定下來。此時,張曉隆已經全身濕透,面部被防護目鏡和N95口罩勒出深深的印痕。

      類似的事情,張曉隆遇到過不止一次。從1月25日開始,張曉隆和同事們已在武漢抗擊疫情的戰場上不分晝夜地奮戰了半個多月,面對新冠病毒,他們一步都沒有退縮。

      “我已經向單位黨委申請待疫情結束再返回溫州。”張曉隆用帶著方言味的普通話慢條斯理地告訴記者,“雖然目前全國各地馳援武漢的醫務人員還在源源不斷趕來,但我對目前的醫療工作已經熟悉,中途離開有些放心不下。而且,我是單位赴武漢臨時黨支部書記,一定要堅持到底。”

      記者聽得出,這慢條斯理的語氣中透出司法鑒定人的責任、擔當、奉獻和堅守。


      責任編輯:朱曄
      相關新聞
      棋牌捕鱼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