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f44ga"></rp>

    <th id="f44ga"><track id="f44ga"><rt id="f44ga"></rt></track></th>

    1. <th id="f44ga"><pre id="f44ga"><sup id="f44ga"></sup></pre></th>

      <th id="f44ga"><track id="f44ga"></track></th>
      <th id="f44ga"></th>
      <li id="f44ga"><tr id="f44ga"></tr></li>
      法制網首頁>>
      法治政府>>
      中央精準部署復工復產,這些部委都有什么大動作
      發布時間:2020-02-26 01:19 星期三
      來源:第一財經

      在中國高層領導人日前對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作出部署后,相關部委迅速行動起來。

      24日,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發布會,國家發改委、工業和信息化部、財政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商務部、中國人民銀行六部門相關負責人出席,詳細介紹中國的戰“疫”舉措。

      其中,就上述中央重磅會議對有序復工復產8條要求中的第二條——加大宏觀政策調節力度方面,央行副行長陳雨露詳解了貨幣政策如何更加靈活適度,并透露近期要動態調整定向降準政策;財政部部長助理歐文漢表態,“下一步繼續研究出臺階段性有針對性的減稅降費政策,重點支持一些行業復工復產,幫助中小微企業渡過難關。”

      國家發改委秘書長叢亮稱,當前企業復工復產已取得積極進展,大型企業相對中小企業復工復產進度快,上游行業和資本技術密集型企業相對下游行業和勞動密集型企業進度快。

      為此,外界也呼吁精準部署復工復產要更多關注中小企業及消費領域的第三產業。

      將動態調整定向降準

      一天兩會,央行、銀保監會先后對外發聲,圍繞金融支持疫情防控和企業復工復產,向市場頻吹暖風。

      除了上述國新辦發布會,24日下午,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也舉行新聞發布會,主題是為疫情防控提供精準金融服務,央行、銀保監會官員圍繞信貸支持、保險賠付、網上服務等多個問題給予解答回應。

      對“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注重靈活適度”,陳雨露表示,下一步要加大力度實施三大類措施:一是繼續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通過政策利率的引導作用讓整體市場利率繼續下行,降低企業的融資成本。二是要更大力度運用好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一方面繼續用好已經出臺的3000億元專項再貸款,做到“應貸盡貸,應貸快貸”;另一方面充分利用已有的普惠性政策工具,如支農、支小再貸款、再貼現等。三是要更加充分地發揮好政策性金融的作用。央行會更大力度地支持三家政策性銀行發揮作用,支持國家開發銀行對制造業企業,支持進出口銀行對外貿企業,支持農業發展銀行對生豬生產全產業鏈的企業擴大融資支持。

      陳雨露稱,當前我國貨幣政策的政策空間和政策工具是充足的。他還透露,近期,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將進行年度動態調整,將有更多達標銀行得到優惠政策支持。

      陳雨露表示,下一步,還要加大中小微企業金融專項債券的發行力度,讓商業銀行有充足的優惠資金來源。其次要支持三家政策性銀行對制造業、外貿、春耕和生豬生產的中小微企業加大信貸支持力度。三是對于受疫情影響比較大的行業和中小微企業,一段時期內出現貸款逾期的,允許可以不做逾期貸款報送,并且在貸款風險分類方面也給予優惠支持的考慮。四是指導商業銀行充分運用金融科技手段。

      中國銀行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李佩珈認為,金融助力抗“疫”的及時舉措,有利于保障防疫重點地區、行業及企業的金融需求,也有利于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和促進金融市場平穩運行。受疫情負面影響較大的行業(批發零售、旅游服務含餐飲、交通運輸)占銀行行業貸款總量約2.2%,其對銀行資產質量的影響較小。

      值得一提的是,疫情并未影響既定的金融開放措施落地節奏。

      陳雨露表示,2020年是金融開放比較關鍵的一年,原定2021年取消在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貨公司外資股比限制的時點提前到今年必須完成。“我們正在緊鑼密鼓地協助有關部門來推進有關法律法規的修訂工作,確保這些措施要按時全部落地。”

      還會有哪些減稅降費出臺

      為了防止經濟滑出合理區間,作為宏觀政策之一的財政政策同樣必須逆周期調節、發力,來對沖疫情影響。

      1月至今,財稅等部門陸續出臺了十多條稅費優惠、貼息等政策,比如今年對企業階段性社保降費減負規模就約6000億元,這一力度甚至超過了去年。

      歐文漢介紹說,隨著復工復產持續推進,政策效應會進一步釋放。下一步,財政部一要重點支持一些行業復工復產,幫助中小微企業渡過難關;二要集中使用部分中央部門籌建資金,統籌用于疫情防控,保障脫貧攻堅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等重點支出;三要加大轉移支付力度,進一步向受疫情影響較大的地方傾斜;四要擴大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規模。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施正文對第一財經分析,這次針對疫情的稅費優惠政策有兩個特征,一是短期階段性,當疫情結束將退出。二是針對性強,主要針對受疫情影響的企業行業和個人,普惠性政策較少。

      未來還會有哪些稅費優惠政策出臺?施正文認為,疫情期間可以進一步減輕中小微企業稅負,比如可以考慮短期內較大幅度提高增值稅免稅起征點,從現行的10萬元提高至15萬元。另外中央可以授權地方減免地方稅種的幅度,一些疫情影響較大地區的企業甚至可以免交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等。再者,短期內針對中小微企業所得稅減半征收的力度也可以進一步加大。估計今年新增減稅降費規模再次達到1萬億元。

      但相比于給企業新的稅費優惠新政,施正文認為財政積極有為,更多地體現在支出方面。

      歐文漢在上述發布會上介紹,截至2月23日,各級財政共安排疫情防控資金995億元,其中中央財政共安排255.2億元。

      另外,財政部已提前下達今年12900億元專項債券,市場普遍預計今年專項債額度將超過2萬億元。財政部數據顯示,1月全國發行地方政府新增債券7850.64億元,其中發行專項債券7148.21億元。

      更多關注中小企和消費業

      疫情已經成為中國經濟的“大考”,值得注意的是,與“大廠”相比,中小微企業的抗“疫”與復工復產顯得更加步履維艱。

      國家發改委數據透露,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復工率逐步提高,其中浙江已超過90%,江蘇、山東、福建、遼寧、廣東、江西已超過70%。而中小企業開工率僅接近30%。

      穩就業首要是穩企業,而中小企業的狀況更是關系著穩就業的全局。萬博新經濟研究院院長滕泰對第一財經表示,雖然國家出臺了一系列力度很大的扶持措施,但中小微企業尤其是服務業企業倒閉和裁員的風險是客觀存在的。

      工信部黨組成員、總工程師田玉龍在上述發布會上表示,中小企業復工復產主要面臨“五個難”,即復工難、用工難、產業鏈配套難、資金支持難以及訂單交付難。下一步要盡快推進分區分級的精準復工復產,協調地方各級政府大力推動產業鏈上中小企業上下游的同步復工。

      人社部副部長游鈞表示,企業開工復工普遍推遲,勞動者的返崗務工也相應延后,旅游、餐飲等服務業、中小企業生產經營困難加大,市場招聘需求下降,高校畢業生、農民工等重點群體就業勢必難度會增加,企業用工難和勞動者就業難并存的結構性矛盾就更為突出。所以,給今年的就業工作確實帶來了一些挑戰。

      一系列穩就業的組合拳已經祭出,游鈞將之歸納為五個字:“擴”、“穩”、“保”、“促”、“兜”。具體而言就是堅持把擴大就業擺在經濟社會發展的優先位置;減負、穩崗、擴就業要并舉;注重高校畢業生就業工作,推動農民工返崗就業,并及時將受疫情影響的就業困難人員納入就業援助范圍,切實兜牢民生底線。

      近日,國務院出臺新政策,提出階段性減免養老、失業、工傷三項企業社保費,并實施企業緩繳住房公積金政策。這將一定程度上緩解這些企業的經營困境。

      就受此次疫情沖擊最大的餐飲、旅游等服務消費,叢亮還表示,很多消費并不是消失了,只是延期了,待疫情結束后自然會釋放。同時,一些行業也逆勢增長,網絡購物、線上課堂、遠程辦公、在線娛樂和智能制造等加快成長。

      民生銀行研究院研究員郭曉蓓對第一財經稱,還需精準滴灌,強化對服務業的資本支持。疫情對消費的直接沖擊及其引發的企業運營空擺,導致諸多企業的現金流遇到了短時周轉的難題。對此,國家應當充分鼓勵商業銀行為中小企業拓寬融資通道,比如針對部分歷史經營業績良好但迫于疫情影響遭遇現金流困境的企業,提供中長期的低息甚至無息貸款,并加大資本扶持力度。

      責任編輯:張小軍
      相關新聞
      棋牌捕鱼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