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f44ga"></rp>

    <th id="f44ga"><track id="f44ga"><rt id="f44ga"></rt></track></th>

    1. <th id="f44ga"><pre id="f44ga"><sup id="f44ga"></sup></pre></th>

      <th id="f44ga"><track id="f44ga"></track></th>
      <th id="f44ga"></th>
      <li id="f44ga"><tr id="f44ga"></tr></li>
      法制網首頁>>
      人大政協>>
      全國人大代表立足本職勇于擔當 堅決克服疫情影響
      為打贏脫貧攻堅戰貢獻人大力量
      發布時間:2020-03-17 11:56 星期二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朱寧寧

      今年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戰脫貧攻堅之年。如期實現脫貧攻堅目標任務還有許多硬骨頭要啃、很多硬仗要打,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又增加了不小的難度,想取得脫貧攻堅戰的全面勝利還面臨不少困難。

      決戰決勝總攻沖鋒號已吹響,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是黨中央向全國人民作出的鄭重承諾,必須如期實現,沒有任何退路和彈性。

      扶貧工作,是關系民生民情的大事,也是最直接最根本聯系群眾的一項工作。疫情之下的脫貧攻堅戰中,全國人大代表們面對挑戰,毫不松勁懈怠,貢獻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人大力量。

      力度不減推進脫貧攻堅

      河南省是新冠肺炎疫情較重的省份之一,疫情給河南省的脫貧攻堅工作帶來了新的困難挑戰。

      “我們的扶貧工作確實受到了影響。”全國人大代表、河南省扶貧辦主任史秉銳告訴記者,一方面,貧困家庭勞動力暫時不能外出務工,大部分帶貧產業項目和扶貧車間沒有開工。一些種植、養殖企業在物資供應、生產銷售方面受到較大制約,企業生產減少、用工減少、利潤下滑,帶貧效益有所降低。另一方面,一些地方招投標中心暫停工作,扶貧項目實施中的人員、交通運輸、原材料等受到一定影響,項目實施進度放緩。此外,駐村幫扶干部大都堅持在崗在位,但按照疫情防控有關規定,入戶了解情況、現場開展幫扶受到影響。

      據史秉銳介紹,針對貧困群眾出不來、農副產品賣不出、扶貧項目建不了、惠民政策落不好等問題,河南省及時出臺了就業、產業、小額信貸、扶貧項目資金管理等相關政策文件,采取“兩優先”“兩拓展”“一加快”“一保障”等措施,努力把疫情對脫貧攻堅的影響降到最低。“兩優先”,即優先安排帶貧企業復工復產、優先安排貧困勞動力到帶貧企業就業。“兩拓展”,即拓展消費扶貧、電商扶貧渠道,加強扶貧產品認定和產銷銜接。“一加快”,即加快扶貧項目實施進度,壓縮辦理時限,簡化工作流程,采取以工代賑、“一事一議”等方式組織貧困勞動力參與項目建設。“一保障”,即高度關注老年人、重度殘疾人、重病患者等特殊貧困群體,對受疫情影響情況及時進行排查,做到平時有人問、困難有人幫、政策能享受,保障其基本生活,防止出現返貧和新致貧。

      “我們會堅持統籌抓好疫情防控和脫貧攻堅,做到脫貧攻堅任務不變、標準不降、力度不減,確保打贏脫貧攻堅收官戰。”史秉銳說。

      精準扶貧發揮企業優勢

      白泥井鎮位于陜西榆林定邊縣最北端,這里以前是陜西有名的貧困鎮,曾流傳著這樣的順口溜:“飛沙走石家無糧,人老輩輩住坯房,滿村光棍沒婆姨,有女不嫁海則梁。”而這里,也正是全國人大代表、全國工商聯副主席、陜西榮民集團董事長史貴祿出生的地方。

      2000年,史貴祿回到養育自己15年的白泥井鎮,看到家鄉百姓依然生活在艱難困苦中,史貴祿下定決心一定要帶領鄉親們走出貧困。如今,經過近20年探索,史貴祿總結出了“榮民扶貧模式”,核心就是以產業帶動農民脫貧,最重要的就是要搞農業現代化、農村工業化、農村城鎮化。這種模式有很強的復制性、輻射性和帶動性,在2014年被陜西省政府命名為“榮民模式”。

      眼下,脫貧攻堅戰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候,疫情帶來的影響不容忽視。在史貴祿看來,剩下的時間里,要重點做好幾方面的工作。一是精準對接扶貧項目。企業扶貧有自身特點,有許多企業想參與精準扶貧,但找不到切入點。希望需要幫扶的貧困地區及貧困村,由當地政府因地制宜,認真研究和梳理一批扶貧項目和清單,供企業選擇。二是給參與扶貧的企業各種優惠政策。建議凡是被確認為扶貧的項目,一律給企業免除各種稅費,同時給予金融政策的支持。三是設立扶貧專項基金。由地方政府出資50%、企業出資50%,共同組成精準扶貧專項基金,對建檔立卡的貧困村、貧困戶給予定向扶持。

      “參與扶貧以來,我最大的感受是,要讓農民脫貧容易,但讓農民不再返貧很難。”史貴祿告訴記者,實現農業現代化以后,只需要30%的勞動力,70%的勞動力就會出現剩余,未來就業不僅是城市面臨的問題,也是農村面臨的重大課題。因此,必須推進農業現代化、農村工業化和農村城鎮化,消化剩余的勞動力,保證農民脫貧之后不再返貧。

      抱團發展減少疫情影響

      甘肅,一度是全國貧困地區的代名詞,也曾是中國扶貧開發的策源地。全國人大代表梁倩娟來自甘肅隴南市徽縣水陽鎮石灘村。曾幾何時,村里400多戶農戶中有200多戶貧困戶。去年年底,伴隨整縣脫貧,石灘村里的很多貧困戶也都脫了貧。

      梁倩娟是一名淘寶店主,從最初賣媽媽做的油潑辣子,到銷售隴南的橄欖油、核桃、花椒、土蜂蜜、土雞蛋等特色農產品,5年來,梁倩娟的淘寶店生意越做越大,土特產賣到了全國各地乃至國外,一天能發上千個包裹,帶動300多戶農民增收。但是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她和不少剛剛脫貧農戶的銷售計劃,庫存的6噸核桃銷售基本停滯。

      為了盡可能減少疫情帶來的影響,梁倩娟開始通過淘寶店或者其他電商平臺進行預售。復工復產之后,第一時間出售農戶急需銷售的農產品。好在正月初十左右,物流逐步恢復,目前店里的生意基本恢復正常。

      就在幾天前,一名村民主動找上門。這名村民原本是外出務工人員,在浙江某地做酒店大廳經理。看到一時半會兒無法返崗,剛好自己又想在老家創業,于是就想到了梁倩娟。“我們村里打工的人比較多,現在只有少部分人返工,大部分還在家里。”梁倩娟告訴記者,近來也還有一些情況相似的村民找到她,打算留在當地,跟她一起合作發展搞產業。

      “面對困難,大家還需要抱團發展。未來一段時間,可能會出現農產品滯銷問題。”接下來,梁倩娟打算繼續借助各類新媒體多推廣,盡量減少農戶損失。今年的全國人大會議上,她還打算專門提出建議,重點就扶持農村農產品加工、提高糧食價格和鼓勵農民就近務工提出意見。

      堅守崗位脫貧不落一人

      全國人大代表馬豹子是河南省寶豐縣大黃莊村村支書。這個村曾經是遠近聞名的窮村。2009年,馬豹子回鄉擔任村支部書記,決心帶領全村群眾摘掉貧困帽子。他以土地流轉、解放農村勞動力為切入口,拉長魔術文化產業鏈條,建設魔術文化產業園,讓四面八方的產品源源不斷地流入大黃村魔術商貿園區,實現了由貧窮向富裕的華麗轉變。

      “這次疫情對我們村有一定的影響。”馬豹子告訴記者,之前村里全國最大的農村圖書批發市場,每天的圖書銷售量達4萬多冊。每天都是人潮涌動、車輛絡繹不絕,村里好幾個貧困戶都在市場打零工。自疫情以來,商鋪到現在都還沒有開門,百姓生活受到不小的影響。

      為了盡可能減少疫情帶來的影響,馬豹子全力保障貧困群眾的健康安全。考慮到實行封閉式管理,一些行動不便的貧困戶、低保戶、大病戶、貧困黨員和獨居老人生活會面臨一定困難,他組織黨員干部為20戶困難家庭送去蔬菜、饅頭、口罩、消毒液等生活和防疫物資。“我們村里的黨員干部、志愿者們自愿與貧困戶、大病戶結成幫扶對子,幫助他們解決生活實際問題,同時利用社會資源,對他們進行幫扶,防止返貧。”馬豹子說。

      “現在,國家有序推進復工復產,村里也鼓勵有勞動能力的百姓外出打工,并為他們搜集單位用工信息,等疫情過去再返鄉創業。作為基層全國人大代表,在抗擊疫情的戰場上,我一定要盡我所能,堅守崗位,真正做到防疫路上不落一人,帶領百姓繼續奔小康。”馬豹子信心滿滿。

      責任編輯:胡建霞
      相關新聞
      棋牌捕鱼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