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f44ga"></rp>

    <th id="f44ga"><track id="f44ga"><rt id="f44ga"></rt></track></th>

    1. <th id="f44ga"><pre id="f44ga"><sup id="f44ga"></sup></pre></th>

      <th id="f44ga"><track id="f44ga"></track></th>
      <th id="f44ga"></th>
      <li id="f44ga"><tr id="f44ga"></tr></li>
      法制網首頁>>
      人大政協>>
      多地出臺地方性法規促進民企發展 專家建議
      總結地方立法經驗制定民營企業法
      發布時間:2020-03-17 11:56 星期二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法制日報去全媒體記者 蒲曉磊

      隨著疫情防控形勢的持續向好,各地陸續推動企業復工復產,經濟社會發展正逐漸步入正常軌道。

      浙江省寧波市某企業負責人徐杰發現,生意比自己預期的要好上很多,“我準備幾天后去銀行貸款來擴大規模,我專門打電話問了,貸款流程不復雜,銀行很支持。浙江關于民營企業的政策一直都不錯,今年還專門立法來保護民營企業的合法權益,我這生意做起來越來越省心了”。

      徐杰說的法規,是自今年2月1日起施行的《浙江省民營企業發展促進條例》。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浙江在省級層面進行了專門立法,廣東珠海、遼寧撫順、山東煙臺等地也通過地方立法的方式,為當地民營企業營造良好環境。

      全國政協委員、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呂紅兵長期關注民營企業發展,他在調研中了解到,民營企業最希望法律法規起到“鼓勵發展”和“維護權益”的作用。

      “地方先行制定促進民營經濟發展的法規,可以在促進民營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同時,為國家層面的立法提供經驗。建議推進制定民營企業法,將促進民營企業發展的政策具體化、法制化,把對侵犯民營企業和企業家行為的責任追究予以法律化。”呂紅兵對《法制日報》記者說。

      民營企業發展面臨法治困境

      早在2017年底,我國民營企業的數量就已超過2700萬家,個體工商戶超過6500萬戶,注冊資本超過165萬億元,民營經濟占GDP的比重超過60%,撐起了我國經濟的“半壁江山”。

      然而,民營企業發展卻面臨一些法治困境。有些部門和地方對黨和國家鼓勵、支持、引導民營企業發展的大政方針認識不到位,工作中存在不該有的政策偏差,在平等保護產權、平等參與市場競爭、平等使用生產要素等方面還有很大差距。

      “過去,一些地方的政商關系不和諧,新官不理舊賬、拖欠民企工程款等失信行為在多地都有出現,民營企業合法權益受到影響。”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說。

      呂紅兵指出,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陸續出臺關于保護非公有制經濟、加強產權保護、為企業家創新創業營造良好環境等文件,制定了非常系統與完善的政策。但從實踐中來看,上述司法政策并未全面貫徹落實,民營企業及企業家合法權益受到侵害的情況時有發生。

      呂紅兵認為,民營企業對于法治困境的解決非常迫切,其核心訴求主要有兩個:其一,鼓勵發展。其中,特別重要的是應該按照競爭中性原則,在要素獲取、準入許可、經營運行、政府采購和招投標等方面,對民營企業平等對待;其二,維護權益。其目的在于,努力打造良好營商環境,讓企業家安心搞經營、放心辦企業。

      地方立法提振民營企業信心

      是什么原因,讓民營企業遭遇到法治困境?

      全國人大代表、藍光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楊鏗認為,現行法律涉及民營企業財產權保護的內容存在相對滯后的情況,特別是存在立法缺失和司法保護不平等的問題,對民營企業財產保護的條文已經不能完全適應當前國家復雜的經濟形勢及民營企業的發展需要。

      楊鏗指出,由于存在立法缺失、滯后等問題,導致民營企業在面對財產權被不法侵害時保護不足。這些情況不經意地傷害著民營企業家的信心,也與黨和國家積極鼓勵、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指導思想極不匹配。

      讓民營企業感到欣喜的是,這樣的困境正在逐漸改變。

      民營企業座談會召開一年多來,各地各部門聚焦民營企業發展中的難點痛點,陸續出臺了一些鼓勵政策,一些地方還通過立法的形式,推動民營企業發展環境的改善。

      1月16日,浙江省十三屆人大三次會議通過了《浙江省民營企業發展促進條例》。為給民營企業發展營造良好法治環境,條例妥善處理了促進民營企業發展與保障其他所有制企業權益等方面的關系,針對平等準入、保障措施、權益保護、行政行為規范、法律責任作出具體規定。

      3月1日起施行的《煙臺市民營經濟促進條例》,重點從市場準入負面清單、設立民營經濟發展專項資金等方面入手,解決民營企業發展過程中的痛點、難點和堵點。

      劉俊海指出,地方立法時必須處理好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決定性作用與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這一問題,通過明確的規定,要求政府用好、用夠、用足法律賦予的行政指導、市場準入、行政監管和行政處罰等各個權限。

      “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背景下,地方通過立法的方式破解民營企業發展遇到的問題,依法保護和促進民營企業健康發展,對于提振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面對復雜形勢的信心,具有重要意義。”劉俊海說。

      政府切實依法辦事是關鍵;司法機關切實保障企業家人身權利是核心;司法機關切實保障民營企業合法財產權益是重點;法律監督機關強化責任追究機制是保障……呂紅兵認為,地方在以立法的形式促進民營企業發展時,需要重點解決上述幾個方面的問題。

      民營企業應有專門法律保障

      在呂紅兵看來,地方立法促進民營企業發展的舉措,在優化本地營商環境的同時,還有另外一個重要意義——為國家層面立法提供經驗。

      “在市場經濟中,民營企業的活動范圍和覆蓋面,往往不會局限在一個城市和一個省份,其市場行為是全國性乃至于全球性的。因此,在國家層面立法是長遠之計;同時,由于民營經濟的法律保障重點之一在于司法保障,從這個角度而言,立法的層次應該是法律,因此,建議制定民營企業法。”呂紅兵說。

      “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是我們自己人。現在,國有企業這個‘共和國長子’已經有了企業國有資產法的維護,民營企業這個‘我們自己人’也應該有民營企業法的保障。”呂紅兵說。

      呂紅兵建議,推進制定民營企業法,將黨中央關心支持愛護民營企業的精神具體化,將競爭中性、要素獲取、準入許可、經營運行、政府采購和招投標等制度上升至法律高度,把對侵犯民營企業和企業家行為的責任追究予以法律化。

      全國人大代表、華裕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王連增同樣建議,通過立法確立民營企業在國家整個經濟體系中的法律地位。

      “民營企業要發展壯大,就需要持續優化的營商環境,以激活其內在的市場活力。在國家層面立法,確立民營企業在國家整個經濟體系中的法律地位,可以給民營企業以信心,增加民營經濟發展后勁,讓民營企業能夠持續發展壯大。”王連增說。

      責任編輯:胡建霞
      相關新聞
      棋牌捕鱼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