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f44ga"></rp>

    <th id="f44ga"><track id="f44ga"><rt id="f44ga"></rt></track></th>

    1. <th id="f44ga"><pre id="f44ga"><sup id="f44ga"></sup></pre></th>

      <th id="f44ga"><track id="f44ga"></track></th>
      <th id="f44ga"></th>
      <li id="f44ga"><tr id="f44ga"></tr></li>
      法制網首頁>>
      網評>>
      以失信懲戒隱瞞病情者是防疫題中之義
      發布時間:2020-03-19 13:48 星期四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疫情下,所有人都是命運共同體,只有恪守誠信、主動積極配合疫情防控,才是應有的正確姿勢

      □ 張智全

      當下,新冠肺炎疫情已具備全球大流行特征。境外輸入已經成為北京市疫情防控的主要風險,成為新確診病例的主體。在15日舉行的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上,市政府副秘書長陳蓓表示,為防控境外疫情的擴散,自16日零時起,所有境外進京人員均應轉送至集中觀察點進行14天的隔離觀察,隔離人員費用需要自理。虛報信息、隱瞞病情,造成疫情傳播的,將依法依規追究責任,并納入信用體系(3月16日《北京青年報》)。

      疫情是一面鏡子,既能照出公民個體的擔當作為,又能照出公民個體的誠信底色。在疫情防控期刻意虛報信息、隱瞞病情,不僅會加劇病毒的傳播擴散,延誤自身治療,而且也會威脅社會公眾安全,干擾戰“疫”大局。這種害人又害己的行為,既有悖誠信,又涉嫌違法,對其予以失信懲戒,顯然是防控疫情的題中之義。

      有人認為,既然虛報信息、隱瞞病情的行為已經涉嫌違法,那么只要對直接責任人依法懲處即可,用不著再對其施以失信懲戒。畢竟,我國刑法和傳染病防治法對這種行為已有明確懲治規定,再對其輔以失信懲戒,不但有迷信失信懲戒威懾作用的傾向,也有把失信懲戒當成“籮筐”之嫌,不宜推而廣之。

      盡管這種觀點有一定道理,但在誠信邏輯上卻站不住腳。就信用的內涵而言,信用既包括平等民事主體間的民事信用,也包括民事主體與行政主體間的管理信用。根據相關法律,個人有向防疫部門報告信息和自己病情的法定義務。這種法定義務,實際上是公民個體用自身信用背書,與防疫行政部門之間形成的一種契約,公民個體應恪守誠信,促進契約不折不扣履行。在疫情防控期虛假陳述信息或隱瞞自身病情,屬于違背誠信不履行契約的典型表現。按照違約必擔責的法治原則,公民個體違背了誠信原則導致契約不能履行,就應為此承擔失信懲戒的責任。因此,在這種意義上,對疫情防控期不如實陳述信息或隱瞞病情者施以失信懲戒,是符合失信懲戒的基本邏輯和原則的。

      更為重要的是,失信懲戒是法律懲治不法行為的有益補充,對疫情防控期虛報信息或隱瞞病情者施以失信懲戒,無疑更有必要。眾所周知,并不是所有的違法行為法律都能包羅萬象地予以嚴懲,當一些涉嫌違法的行為還夠不上依法嚴懲的標準時,就不能單一地寄希望于通過法律手段來發揮威懾作用,還需要補充其他懲戒手段。在這種情況下,讓失信懲戒及時補位,就成了不可或缺的選擇。

      盡管失信懲戒的威懾效果不如法律制裁那般立竿見影,但這種懲戒所形成的“一處失信、處處受限”效果,更能讓被懲戒對象有如芒在背的切膚之痛。面對失信懲戒所帶來的長久威懾,刻意在疫情防控期虛報信息或隱瞞病情者,惟有在從善與從惡之間作出理性選擇,才是應對疫情的正確姿勢。這對依法有效阻擊疫情、凝聚相向而行的疫情防控磅礴動力,都大有裨益。

      值得肯定的是,目前多地也以立法的形式,明確將疫情期間虛報信息或隱瞞病情的行為納入失信懲戒范疇。“禍莫大于無信”。疫情下,所有人都是命運共同體,只有恪守誠信、主動積極配合疫情防控,才是應有的正確姿勢。不顧社會公共安全、刻意虛報信息或隱瞞病情,是對誠信的褻瀆和法律底線的挑戰。因此,在對失信者依法懲治的同時,更有必要再輔以失信懲戒。這不僅是褒揚誠信的要求,也是全面打贏疫情阻擊戰的題中之義。

      責任編輯:梁成棟
      相關新聞
      棋牌捕鱼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