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f44ga"></rp>

    <th id="f44ga"><track id="f44ga"><rt id="f44ga"></rt></track></th>

    1. <th id="f44ga"><pre id="f44ga"><sup id="f44ga"></sup></pre></th>

      <th id="f44ga"><track id="f44ga"></track></th>
      <th id="f44ga"></th>
      <li id="f44ga"><tr id="f44ga"></tr></li>
      法制網首頁>>
      要聞>>
      江蘇徐州“法官進網格”助力防疫
      發布時間:2020-03-22 07:06 星期日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丁國鋒 羅莎莎

      “李法官,村民對封村、堵路不太理解,這到底有沒有法律依據啊?”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江蘇省徐州市沛縣楊屯社區網格員張光輝通過縣里的“網格化治理云終端”向沛縣法院網格法官李魁提出疑問。

      看到提問,李魁意識到一旦有群眾不理解不配合疫情防控工作,可能會給村里帶來隱患。想到此,李魁立即查找相關法律依據予以回復,并與張光輝約定次日到村里利用廣播進行現場宣傳引導。

      疫情期間,徐州法院充分借力“綜治網格管理平臺”滿足群眾多元化司法需求。《法制日報》記者了解到,自2017年以來,徐州法院持續開展“法官進網格”活動,為加快推進徐州市域治理現代化、打造“四位一體”社會善治徐州模式、共建共享幸福徐州“大家庭”作出不懈努力。

      網格+疫情防控 釋法宣法

      “感謝王法官,沒有您的幫助,這筆賠償款不知什么時候才能拿到手。”近日,徐州市銅山區法院網格法官王孟春收到當事人田某發來的一條感謝信息。

      田某是王孟春線上辦理的一起交通事故糾紛案件的當事人。2019年年底,田某被駕車的王某撞傷,在銅山區房村鎮審務工作站網格員吳繼全的幫助下,田某與保險公司就醫療費、誤工費、營養費等達成一致,但不包括傷殘鑒定費。吳繼全當即與王某聯系并說明情況,雙方約定在年后就鑒定費事宜進行調解。

      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來,在醫院工作的王某因堅守一線無法到場參加調解。而保險公司有規定若無當事人簽字確認,須法院出具法律文書方能理賠。吳繼全立即聯系了網格法官王孟春,將這一情況告知。隨后,王孟春通過電話、視頻等方式多次協調化解這一糾紛,出具調解書,田某順利拿到了賠償款。

      此次疫情防控期間,徐州法院充分發揮網格法官、人民法庭、審務工作站、巡回審判點的作用,1154名網格法官深入網格一線參與疫情防控工作,協助做好卡口執勤、人員摸排、信息登記、隔離管控、輿論引導、情緒疏導、普法宣傳、后勤保障等工作,參與社區值班執勤3000多人次,開展矛盾糾紛排查482次,協同化解糾紛59件,提供各類媒體開展疫情防控法律知識宣傳664篇。

      “基層網格是人民法院了解社情民意的重要渠道和參與社會治理的重要途徑,網格法官要及時傾聽民意梳理信息,分析網格內糾紛的成因及對策、新類型案件的化解及司法應對。”徐州中院黨組書記、院長花玉軍表示,當前,特別要加強與社區網格組織、調解組織、網格員的協調配合,做好社區疫情防控、企業復工復產以及疫情引發的矛盾糾紛化解工作,切實發揮好“法官進網格”在非常時期的獨特作用。

      網格+源頭治理 化解糾紛

      2017年下半年,新沂市委市政府探索構建了“法律護農”工作模式,在全省率先推行村級“法治書記”制度,選派461名優秀政法干警擔任282個村(社區)的“法治書記”,開展一對一法治服務。

      “新沂推廣的‘法治書記’制度,就是讓廣大干警深入到群眾中去,把黨委政府的眼睛和耳朵延伸到老百姓的家門口,主動幫助老百姓解決困難,可以說是‘法官進網格’的一個雛形。”徐州中院黨組成員岳彩領告訴記者。

      “堅持把非訴訟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近年來,徐州法院創新發展新時代“楓橋經驗”,積極構建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人民調解、行政調解、行業調解、律師調解等非訴解紛方式各自發揮作用。

      2019年9月,徐州市鼓樓區法院聯合區司法局建立“非訴訟服務中心”,司法局派駐13名工作人員常駐法院現場辦公,集中力量化解適合訴訟外解決的矛盾糾紛。

      某物業公司從服務的小區退出后,帶著兩大包材料到鼓樓法院準備起訴未繳納物業費的124名業主。立案庭經與“非訴訟服務中心”對接,124起案件分流給了人民調解員李萍和趙祥。

      李萍和趙祥決定以“示范性調解”的方式到小區里進行訴前調解。兩人挑選了10件有代表性的案件,與社區主任聯系后邀請小區居民代表在小區廣場現場調解。最終,124起案件僅有9起進入訴訟程序。

      自2019年以來,徐州兩級法院共協助基層網格排查化解矛盾糾紛2500多件,通過訴前調解方式化解矛盾糾紛7146件,既便利群眾,也緩解了法官辦案壓力。

      網格+基層治理 織密防線

      “這起民間借貸案件標的額只有2萬元,我們之前通過網絡查控,發現被執行人張某的名下既沒有車、房產,也沒有任何錢款。”鼓樓區法院執行局副局長王文慶告訴記者,但依托區法院網格化協助執行聯動系統,執行法官通過網格員聯系上了張某的父母,向其釋明拒不履行法律義務的嚴重后果,結果張某當天就把錢轉給了申請執行人。

      “針對查人找物難的現狀,我們充分利用基層網格員人緣廣、地形熟、消息靈的優勢,將執行工作融入到區社會治安綜合治理網格化服務管理中心,形成了大數據、共治理的全網格治理體系。”鼓樓區法院執行局局長李新說。

      “網格員協助法院執行,有效形成了密切追蹤被執行人行蹤的動態模式,提高了查人找物的精準度,還有利于提高執行工作的公信力。”徐州中院黨組成員、執行局局長李勇說。

      徐州市泉山區法院還充分發揮網格員熟悉大事小情、勸導說理等作用,主動邀請網格員協助執行,做足、做透被執行人思想工作,增強釋法析理效果,力促案件執行和解。2019年5月,泉山法院孔偉速執團隊對一起贍養糾紛案件進行強制執行,因網格員和被執行人高某熟識,在網格員的耐心勸導下,高某一次性補齊了贍養費,并表示以后一定好好孝敬母親,案件順利執結。

      沛縣大屯法庭利用鎮里的“網格化治理云終端”對接網格員,及時了解當事人是否在家的情況,并及時反饋村里疫情防控情況。在網格員的配合下,法律文書基本能及時送達當事人,打通送達基層村(居)的“最后一公里”,有效提高了審判效率。

      “行百里者半九十。下一步,徐州法院將繼續緊緊圍繞中心工作,進一步健全完善‘法官進網格’長效機制,探索借力網格、融入網格、服務網格新路徑,為社會治理注入強勁司法動能,為打造‘四位一體’社會善治徐州模式、推進市域治理走在前列提供有力法治保障。”花玉軍說。

      責任編輯:吳迪
      0
      棋牌捕鱼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