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f44ga"></rp>

    <th id="f44ga"><track id="f44ga"><rt id="f44ga"></rt></track></th>

    1. <th id="f44ga"><pre id="f44ga"><sup id="f44ga"></sup></pre></th>

      <th id="f44ga"><track id="f44ga"></track></th>
      <th id="f44ga"></th>
      <li id="f44ga"><tr id="f44ga"></tr></li>
      平安中國
      法制網首頁>>
      平安中國>>要聞>>
      嫌疑人逐日提價至50倍賣口罩被批捕
      最高檢公安部聯合發布嚴懲哄抬物價犯罪典型案例
      發布時間:2020-03-27 13:38 星期五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周斌

      成本每噸不足2萬元的熔噴無紡布,廠家提價到每噸18萬元出售,中間商轉手倒賣每噸30萬元至38萬元;普通民用口罩,銷售者逐日提價,從每只0.16元至0.28元暴漲至每只10元,150萬余元的營業額獲利129萬余元……3月26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聯合發布依法嚴懲哄抬物價犯罪典型案例(全國檢察機關依法辦理涉新冠疫情典型案例第七批),就包括上述大發國難財的案件。

      這批典型案例共4起案件,均與口罩相關。

      犯罪嫌疑人文某、饒某非法經營案,是一起涉及制造口罩原材料的案件。

      文某的公司生產制作防疫口罩的關鍵原材料熔噴無紡布。2月24日至3月6日期間,按照約定,文某以每噸18萬元的價格,將5.469噸熔噴無紡布出售給饒某。

      經查,該批熔噴無紡布的生產、運輸等成本,每噸不足2萬元。

      饒某拿到熔噴無紡布后,隨即轉手倒賣給了廣東、江西和福建的四家口罩生產企業,價格為每噸30萬元至38萬元不等。經營數額為177.07萬元,獲利約70萬元。

      廣東省東莞市公安局于3月10日立案偵查,同日對文某、饒某刑事拘留,后經調查取證以文某、饒某涉嫌非法經營罪提請檢察機關批準逮捕。

      東莞市第一市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認為,文某的公司違反國家在疫情防控期間的價格管理規定,大幅提高防疫物資的銷售價格,牟取暴利,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涉嫌非法經營罪,文某系該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亦涉嫌非法經營罪;饒某取得貨物后立刻轉手加價倒賣,牟取暴利,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情節特別嚴重,涉嫌非法經營罪;文某、饒某均符合逮捕條件。

      3月20日,檢察院決定批準逮捕文某、饒某。

      另外3起案件均為直接高價售賣口罩案。

      在犯罪嫌疑人曹某非法經營案中,曹某與他人合伙生產、銷售普通民用口罩,疫情發生前每只售價0.16元至0.28元。疫情發生后,曹某通過微信平臺、線下代售等方式,將生產的口罩銷往全國各地。

      為牟取暴利,曹某逐日提價,幾天時間內將售價最高漲至每只10元。經查,1月22日至2月2日期間,曹某的經營數額為150萬余元,獲利129萬余元。

      公安機關對曹某刑事拘留,檢察機關審查認為,曹某哄抬疫情防護用品的價格,嚴重擾亂市場秩序,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情節特別嚴重,已涉嫌非法經營罪,批準逮捕犯。

      在被告單位上海市A公司、B公司、C公司,被告人黎某涉嫌非法經營案中,三家公司日常經營個人防護用品,經營人均為黎某。三家公司分別在天貓商城開設有網店,其中A公司系某大型防護用品公司的特約經銷商。

      1月20日,在國家有關部門發布疫情公告后,黎某指令公司在網店上連續漲價,將原本每盒售價150元至200元不等的9501V+、9501VT型口罩,均上漲至每盒398元。僅1月20日至21日兩天時間內,經營數額就達845.7萬余元。

      3月13日,黎某接公安民警電話通知到案,到案后如實供述了本人和單位的主要犯罪事實。

      上海市公安局寶山分局于3月11日立案偵查,3月13日對黎某取保候審。

      寶山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認為,黎某控制旗下公司網店在大型電商平臺上協同哄抬物價、牟取暴利,且其系大型公司的特約經銷商,哄抬市場價格、擾亂防疫緊俏必需用品的社會危害性遠大于一般經營者,影響惡劣,嚴重破壞市場秩序,其行為已構成犯罪,且情節特別嚴重;三家公司亦構成單位犯罪,其中A公司的犯罪情節特別嚴重。3月23日,檢察院提起公訴。

      最后一起案件為已判決案件。

      在被告單位上海市某公司、被告人謝某非法經營案中,該公司日常經營勞動防護用品,疫情發生后,該公司法定代表人謝某決定提高口罩的售價,將疫情前以每盒5.125元購入的普通民用口罩,一路漲至每盒198元出售。

      經查,該公司高價銷售口罩的經營數額為17萬余元,違法所得數額為16萬余元。

      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于3月2日將謝某抓獲并監視居住,3月9日移送審查起訴。松江區人民檢察院經審查于3月12日向法院提起公訴。

      3月23日,松江區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本案。公訴人發表公訴意見認為,涉案口罩系被告單位在疫情發生前進貨,疫情發生后其經營成本并未有明顯變化,但卻提價數十倍銷售,屬于哄抬物價、牟取暴利,且違法所得數額較大,被告單位、被告人均構成非法經營罪。

      法院審理后當庭作出判決,判處被告單位罰金20萬元,判處被告人謝某有期徒刑8個月并處罰金18萬元,追繳違法所得。

      最高檢、公安部相關部門負責人指出,根據刑法、“兩高”《關于辦理妨害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和“兩高兩部”《關于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的規定,在疫情防控期間哄抬物價、牟取暴利,構成犯罪的,以非法經營罪定罪,依法從重處罰。

      在疫情防控期間,經營者違反國家有關市場經營、價格管理等規定,在扣除生產經營成本和正常的利潤后,大幅提高產品價格對外銷售的,應當認定為“哄抬物價、牟取暴利”。在“大幅提高”的判斷上,應當根據各地依法發布的價格干預措施,以及涉案物品的價格敏感程度、對疫情防控或基本民生秩序的影響等,綜合考慮常情常理作出認定。

      對于以囤積居奇、轉手倒賣等方式,層層加碼,哄抬疫情防控重點物資的價格,牟取暴利,擾亂市場秩序的,應當根據囤積、倒賣的數量、次數、加價比例和獲利情況等,綜合認定“違法所得數額較大”和“其他嚴重情節”,依法嚴懲。


      責任編輯: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
      棋牌捕鱼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