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p id="f44ga"></rp>

    <th id="f44ga"><track id="f44ga"><rt id="f44ga"></rt></track></th>

    1. <th id="f44ga"><pre id="f44ga"><sup id="f44ga"></sup></pre></th>

      <th id="f44ga"><track id="f44ga"></track></th>
      <th id="f44ga"></th>
      <li id="f44ga"><tr id="f44ga"></tr></li>
      平安中國
      法制網首頁>>
      平安中國>>政法論苑>>
      優化審判流程 提升審判能力
      發布時間:2020-03-27 18:37 星期五
      來源:人民法院報

      吳丹盈

      審判流程即案件的生命周期,直接關系到人民群眾在司法實踐中的幸福感、獲得感,是構建符合司法規律與現實條件的審判權運行機制的基本因素,亦是司法改革和智慧法院發揮“車之兩輪、鳥之兩翼”重要動力的根本保障,是推進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助力。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必須加快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努力形成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近年來,人民法院致力于實現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以審判流程重塑、訴訟流程再造為基礎,大力開展司法體制改革和智慧法院建設,加快推進全面依法治國的發展進程,實現人民法院組織現代化、能力現代化、制度現代化,使每一個當事人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實現公平正義的能力和水平得到明顯提升。

      審判流程即案件的生命周期,直接關系到人民群眾在司法實踐中的幸福感、獲得感,是構建符合司法規律與現實條件的審判權運行機制的基本因素,亦是司法改革和智慧法院發揮“車之兩輪、鳥之兩翼”重要動力的根本保障,是推進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助力。

      審判流程再造具備現實的可能性,面臨著客觀的緊迫性。較之司法改革自上而下的強力推進,智慧法院建設的人財物力的高度集聚,流程再造更加側重于各人民法院發揮主觀能動性,根據自身情況,依據審判規律,向內挖潛力、向外助推力,可操作性更強、個體定制特色更突出。各人民法院有必要審慎自身,結合實際,再造符合自身實際的審判流程。客觀上,多數法院承襲傳統審判流程管理模式,而社會經濟狀況、風土人情、糾紛類型已然發生較大變化,“以不變應萬變”的管理思維遠遠跟不上現代治理需求,難以釋放出現有的人力資源的活力,容易成為審判體系和審判能力現代化建設的絆腳石。在司法改革深化、司法資源無法大幅增量的情況下,審判流程再造是各人民法院提升效率,提升司法公信力的最佳路徑。

      審判流程再造并非一日之功,需要結合當前審判工作形勢、審判工作規律,法院自身的人財物情況等進行量體裁衣,更要清醒地看到審判流程現狀面臨多重限制。

      一是由法官承攬審判全流程,削弱法官對裁判本身的專注度。多數法院的承辦法官既要負責審理與裁判,還要跟進、指導,甚至及時補位完成案件的全流程。每一個案件都必須“一站到底”,增加了法官的工作量、壓力值,降低了法官對裁判技藝精益求精的時間與精力。

      二是承辦部門是唯一責任體,削弱了部門間的協作。與審判流程相關的部門有訴訟服務中心、審判管理辦公室等職能部門,涉及立案、財保、鑒定、上訴移交、人民陪審員參審安排等工作。各責任部門對審判流程的配合多停留在“配合”層面,缺乏責任主體性、流程規范性、考核監督體系,出現懈怠、推脫、不作為等情況,工作量、壓力值集聚在承辦庭室,部門間協作弱、整體效率低下。

      三是人崗匹配失范現象常見,缺乏有效的激勵機制。流程的運作涉及到不同序列人員,如法官、法官助理、書記員、行政后勤人員等;其中可以分為政法在編、事業編制、政府聘員、勞務派遣人員、臨時聘用人員,甚至還有外包人員等。如何通過流程優化、科學定位各類人員、明確崗前培訓,形成明確的權責統一,并形成各類人員的有效激勵機制,是使審判流程再造后發揮出真正成效的重要保證。

      讓審判流程再造助力審判能力現代化提升,應當從流程的標準化、集約化、結構化、智能化四個方向入手:

      一是審判流程標準化。通過規范描述、精準定位審判流程的功能與定位,流暢審判流程間對接的敞口,從而降低審判流程的運作成本、協調成本。細化每一項審判流程的操作規范、考核指標、銜接方法,從而實現審判流程標準化管理。在法定程序內,秉持以當事人為中心的管理思路,在審判流程的啟動主要依托于當事人的法定自由意志,必要時才按照職權主義啟動,搭建民主、平等的司法空間。審判流程的運營除需符合法定程序、案件審理需要,更要充分保障當事人對審判流程的知情權。通過審判流程標準化建設加速各類案件的流轉速度,縮短案件審理周期,提升公正司法的效率;確保審判流程完成全面無死角,促使司法權力運行機制運作良好,最大化滿足人民群眾多元的司法需求。

      二是審判流程集約化。周強院長強調,要注重利用社會化、集約化等手段,提高審判輔助事務辦理效率,破解改革難題。審判流程有很大一部分內容屬于審判輔助事務流程,該范疇內的工作繁瑣、冗長,依賴單個審判輔助人員完成的傳統模式,不利于效率的提升、準確的保證。管理學“崔西定律”指出,任何工作的困難程度與其執行步驟的數目平方成正比。比如,完成一項工作有3個步驟,這項工作的困難程度為9;如果將這項工作的步驟增加到5個時,工作的困難程度就會相應地增加到25。從3到5只不過增加了2個步驟,而難度則要增加16。工作流程的步驟越少,難度就越低。通過將審判流程優化重組,相應的審判流程鏈得到壓縮、規范,有助于降低工作難度,減少人力資源的損耗,提升輔助事務的運轉效率,如將送達從各個審判團隊分散進行,集約到全院性的送達管理中心。

      三是審判流程結構化。審判流程雖可進行相對分離,但各審判流程仍是有機整體,應明確各審判流程所承擔的組織使命、當事人對于審判流程的期望值,著眼于審判工作的整體特征和功能,對審判流程進行科學設置、規范劃分;實施一次漂亮的流程再造并不是終點,而是持續監控并改進流程的起點,管理不善的流程很快就會陷入問題不斷的狀態,要注重流程間的相互協作,加強對流程的動態性監督,持續保證流程的有效整改,實現流程運行的高效。任命資深法官或富有經驗的法官助理為流程管理人,負責審判流程工作量化指標等的考核,協調流程管理中的空白地帶,促成流程的有效結構控制。通過審判流程結構化,對抗可能因某種全局性的共同因素引起的預期效果的可能變動的系統性風險,確保審判流程運作的有序、高效。

      四是審判流程智能化。當不同的審判組織無法形成有效配合,其后果將導致“組織孤島”的出現,妨礙團隊之間的有效合作,形成“知識鴻溝”,阻斷各部門間的信息流,極大地浪費人力財力、拖延審判效率。審判流程運作涉及多部門,各相關部門應當保持聯動、共享機制。借助智能化手段,搭建審判流程運作平臺,全面、細致、精準地展示審判流程運作的全過程,做到處處有痕跡、事事有預警,提高審判流程運作與管理的可視化、精準化、便捷性,減少對人工的依賴、人為的誤差。審判流程智能化系統還應當能及時向當事人披露當事人關注的事項及節點,對下一步的流程運作進行指示,搭建法院與當事人溝通的橋梁,降低法院與當事人直接對話、溝通問題的成本,促成信息的開放共享,使審判能力借助智能手段得到騰飛。

      責任編輯: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
      棋牌捕鱼游戏平台